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页 > www.493030.com >

热点聚焦|野蛮生长的艺术品网络拍卖

2021-09-12 22:3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央视财经记者在微拍堂平台购买的画作经艺术家本人鉴定系赝品 图片来自:央视网

  从2020年初至今,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艺术品拍卖市场的节奏,因为线下拍卖受阻,多年来一直不温不火的网络拍卖成了市场的希望。在此情况下,中国拍卖行业协会艺委会于2020年2月13日向全行业发出《关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支持文物艺术品拍卖企业开展网络拍卖的公告》,携手相关网络平台、科技公司、物流企业,通过技术创新、费用减免、活动组织等不同方式支持众多拍卖企业通过自建系统或第三方平台开展拍卖活动,沟通协调相关政府部门简化文物拍卖标的审批程序,先后支持在艺、易拍全球、雅昌等平台组织大型线上活动,加快研究网络拍卖业务规则与规范。根据中国拍卖行业协会艺委会发布的《2020年全国十二家文物艺术品拍卖公司评述》,一年来,西泠、嘉德、保利、荣宝、华艺、中贸、嘉禾、朵云轩、银座等诸多拍卖企业网拍业务得到快速增长并已成为常规性拍卖活动,年度内网络拍卖成交额保守估计超过12亿元,一个崭新的线上拍卖业态正在迅速形成。

  迅猛发展的网络拍卖不只有传统拍卖行的参与,更多艺术品拍卖电商也迎来了发展机遇,包括阿里拍卖、京东拍卖、拼多多等综合电商平台以及微拍堂、玩物得志、天天鉴宝、拍品汇、华夏收藏等垂直类平台火爆一时,其发展势头可以用野蛮生长来形容。2019年3月上线的玩物得志App仅仅上线一年,其官方数据称月活人数就超过300万,累计交易额也超过20亿元。通过视频直播平台“出圈儿”的文玩艺术品拍卖这一小众行业逐渐走向大众的视野,顺理成章地获得了资本的垂青,玩物得志App在2020年完成了总计超过1亿美元的B轮和C轮融资。创立于2014年的文玩电商“独角兽”微拍堂更是在艺术品文玩在线竞拍的垂直赛道上一骑绝尘,以“直播竞拍+免费鉴宝”的商业模式,吸引了30万商家、7000多万用户,造就了年销售额430亿的神话。

  然而在艺术品网络拍卖野蛮生长的过程中,市场乱象频出。某些“势如破竹”的文玩艺术品电商拍卖平台,屡次被曝出涉嫌售假、货不对板、退货难、客服不作为等消费问题。文玩艺术品行业鱼目混珠、假货泛滥等固有顽疾在网络拍卖中比线下市场更为严重,问题商品在经过电商平台直播、拍卖、鉴宝“一条龙服务”后以低价进行交易,利用大众“捡漏”心理以假乱真、以次充好,欺骗消费者,而消费者在上当受骗后往往维权受阻。

  央视财经频道第一时间栏目,记者在微拍堂平台购买的“湖北十堰极品蓝料高瓷松石”项链经鉴定成分为辉石加胶 图片来自:央视网

  今年3月,央视财经记者对微拍堂的网络拍卖平台进行了调查,发现经常有买家以非常低的价格拍到名人字画、文玩珠宝,而且这些藏品都配有鉴定机构颁发的鉴定证书。调查发现,消费者以“捡漏价格”拍到的商品后经鉴定均与介绍存在出入,然而消费者维权困难,玄门高手在都市顶点即使最终商家退了货款,但消费者自己还要承担鉴定费、运输费和维权的时间成本。一些卖假商家甚至拒不认账,平台也表示无能为力。在该报道中,央视财经记者以190元的捡漏价格拍到一幅当代画家马海方的早期作品,又以500多元的价格拍到一幅当代画家李毅的《南疆秋韵图》,随后记者找到艺术家本人验证真伪,两位画家都明确表示画是赝品。记者因此向卖家提出退货,卖家也答应了退货要求。但并非每次退货都能如此顺利,接下来记者在一家名为“芜念名选”的商家拍到了380元的鸡血石印、228元的田黄石砚和192元的田黄石摆件。经北京北大宝石鉴定中心检测,标称鸡血石的物品实际是绿泥石仿鸡血石;标称田黄石砚实际为经染色处理的绿泥石;标称为田黄石摆件的实际为经染色处理的滑石。记者以材质不符为理由申请退款,商家却要求记者将退款理由改为“其他理由”,以避免平台处罚商家。记者拒绝了这一无理要求,商家便以理由不符拒绝了退货申请,记者无奈只好联系平台介入,一周后才退货成功。此外,记者还在一家叫“宏达文玩阁”的店铺花700元购买了标称为“湖北十堰极品蓝料高瓷松石”的项链,然而经鉴定,其主要成分为辉石加胶。记者联系卖家要求退货,商家没有任何回应,申请平台介入后,微拍堂客服回复,通常商家都在微拍堂缴纳保证金,但是这家店铺的保证金一分没有了,平台也联系不到商家,损失只能消费者自行承担。

  除了上述媒体曝光外,在网络消费纠纷调解平台“电诉宝”和“黑猫投诉”上,也可以看到不少用户在网络拍卖中购买到假货选择退货而陷入维权困境的案例。“电诉宝”受理用户维权案例显示,“2020年10月6日,潘先生在微拍堂购买了第三套人民币,已鉴定全是假币,金额1380元,商店属欺诈行为,平台现在只愿意退款,不做任何赔偿,找了无数遍客服,客服根本就不能强行介入,只能私信催促,私信留言他们爱理不理,不能和商家对话。”对此,微拍堂发来反馈称:“经核实,拍品存在违规,已按平台规则对店铺进行处理并协助全额退回货款以及鉴定费、运费。针对您要求的三倍赔偿,平台已联系商家协商,非常抱歉未与您的诉求达成一致,已配合披露店铺信息,若后续进一步维权需平台配合,可联系平台。”“黑猫投诉”平台一维权案例显示,2021年2月14日,网友“天下瀚”在玩物得志App山水写意坊店铺购买了一幅手绘的画作,而收到的画作实为印刷品,买家提出退货,店铺客服坚持说是手绘作品拒绝退货。通过平台介入,买家终于在3月8日收到了退款。

  诸如此类的案例数不胜数,主要涉及平台包括微拍堂、玩物得志、天天鉴宝、阿里拍卖等,其中投诉热点问题有售卖假货、商品有瑕疵、货不对板、退款难、延迟发货、无故扣除店铺押金以及售后不作为等。以“黑猫投诉”数据为例,截至发稿日期,已有3902条针对玩物得志App的投诉、1470条针对微拍堂的投诉。更有抖音文玩主播“迟锐猫管”表示,其在微拍堂购买的17件文玩有15件是假的,另外两件为盆景。

  除了售假贩假、虚假鉴定、恶意抬价、以次充好等问题,网络拍卖还可能涉及违法买卖文物。在最近火爆网络的天天鉴宝直播平台上,“土夫子”请鉴定专家给出土文物估价的戏码频频上演,专家表示“估价是不可能估价的,估刑多少年倒是可以的”,天天鉴宝因此也被戏称为“天天鉴刑”,甚至成为了一些网友“快乐的源泉”。国家文物局也收到了关于抖音账号“天天鉴宝”存在大量违法盗掘古墓、违法鉴定文物的举报。隔着屏幕的鉴定虽然不一定靠谱,但网络平台上的文物拍卖监管的确存在漏洞。2016年底,国家文物局新出台的《拍卖管理办法》规定“不再对互联网文物拍卖资质进行专门审批,所有取得文物拍卖资质的拍卖企业均可依法从事互联网文物拍卖活动”。但这并非代表了互联网企业都可从事文物拍卖活动,而是指目前的传统拍卖企业,可以按正规文物拍卖流程进行网络拍卖。但像淘宝、京东、雅昌等企业乃至很多没有拍卖资质的文化艺术机构也在做网络拍卖,其中很多涉及文物部分,《拍卖管理办法》中却没有提及这部分如何管理,网络拍卖平台成了文物拍卖监管的盲区。对此,北京荣宝拍卖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何奇峰谈道:“《文物拍卖标的审核办法》第二章第五条规定:拍卖企业应在文物拍卖公告发布前20个工作日,提出文物拍卖标的审核申请。因此正规拍卖企业上拍文物需要一个较长的工作周期,以确保拍卖标的的合法性。然而没有文物拍卖资质的网络拍卖平台则不需要报批,部分卖家希望藏品尽快上拍,往往会选择无需报批的网络拍卖平台,这使得文物拍卖一定程度上脱离了监管,造成市场的混乱,对文物艺术品拍卖行业的发展非常不利。”对消费者来说,也可能因此糊里糊涂地参与了违法文物买卖而不自知。

  国家文物局接到“天天鉴宝”抖音号存在大量违法盗掘古墓、违法鉴定文物的举报

  上述种种乱象发生的原因,既有对网络拍卖平台监管的缺失,也有网拍平台自身审核管理系统的不完善,同时也有藏家“捡漏”心里作祟而产生的市场需求……但核心问题还是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的不完善。中国拍卖行业协会法律咨询与理论研究委员会委员季涛在《艺术品网络拍卖依托的法律与操作风险》一文中详细介绍了艺术品网络拍卖的相关法律法规,他指出,艺术品网络拍卖与传统线下拍卖的一个重要差别在于:作为拍卖领域的特别法,《拍卖法》必然会对线下拍卖进行规范和制约;而网络拍卖是植根于互联网上的竞价交易。我国1997年实施的《拍卖法》没有涉及到互联网,且其他直接针对网络拍卖的法律也几乎没有。2019年1月1日实施的《电子商务法》,对于通过互联网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经营活动做了详尽的规定,但其对于艺术品网拍没有多少涉及。我国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则主要针对于工业商品的交易,没有考虑艺术品的特殊性。按照该法的规定,有瑕疵的艺术品在交易后是难以免责的。其货品无理由退货和假货处罚的规定并不适合于具有文物艺术品特性的拍卖交易。2016年11月1日,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颁布了《网络拍卖规程》,将《拍卖法》的条款向互联网方面做了衔接与拓展,但它似乎更适宜于由拍卖企业经营的网络拍卖,难以与非拍卖机构进行的艺术品网拍相融合,且作为推荐性标准并不具备强制力。当上述各个法律、规程都不能具体指导和规范艺术品网络拍卖行为时,艺术品网拍也许只能到一般法律中去寻求支持。季涛认为,基于上述情况,艺术品网拍企业在经营中面对的风险一定会是当事人之间出现纠纷时的法律依据不足。尤其涉及到拍品真伪、拖欠成交款与拍品交割、拍品递送中的损失等,用什么法律来考量就会成为问题。《拍卖法》规定拍卖人做了瑕疵声明可以免责,《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交易完成七日内可退货,对售假要进行处罚,如果网拍规则和程序上没有依托好相关法律,在纠纷出现时各方极可能很难达成一致。这也正是目前网络拍卖纠纷多、维权难的症结所在。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建立行业规范迫在眉睫。

  2020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函复同意调整完善网络市场监管联席会议制度。调整完善后的联席会议成员单位由市场监管总局、中央宣传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商务部、文化和旅游部、人民银行、海关总署、税务总局、网信办、林草局、邮政局、药监局、知识产权局等14个单位组成,市场监管总局为牵头单位。从2017年开始,联席会议成员单位每年联合开展网剑行动,加强协同联动,着力规范网络市场经营秩序。2020网络市场监管专项行动(网剑行动)是联席会议制度调整完善后首次开展的专项行动,多部门联合行动为促进网络经济健康发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虽然网络拍卖法律法规的建设还有待完善,但在市场相关部门的积极努力下,相信文玩艺术品拍卖电商平台也将逐渐走向正轨。

  行业规范的建立也离不开电商平台自身的努力,微拍堂相关负责人卫旭表示,“经历了行业的快速成长期,建立行业规范是当前的重中之重。”面对平台成长中出现的种种问题,微拍堂也在不断探索更为合理的平台规则与运营模式。“为了保障平台健康发展,微拍堂设置了严格的商家入驻审核机制,对在平台销售商品的经营者信息进行核验登记,并纳入商家档案库。平台已经上线‘拍品的全量审核’功能,所有商家的产品必须经过人工第一道审核,这在很大程度上排查删除了一批不合格产品,并且对于不同商家的资质要求有明确的标准,例如:书画售卖的商家需要通过作者本人的授权证明或明确的进货渠道证明,对于无法提供资质证明的商家产品,一律不允许上线小时不间断客服服务,并推出‘视频客服’,解决用户在购物环节遇到的沟通问题。同时,平台出具了多场景用户问题处理标准,在售后问题处理上,微拍堂一直秉承严格、严肃的处理态度,对明确的售假、货不对板问题,一经核实必做处罚。”该负责人还谈道:“增强产品鉴定能力,建立包括审核机制、售后处理等方面的统一行业标准,推进一个有效、规范的市场的形成,还需要行业与市场的共同努力。”

  古玩字画制假售假自古有之,在本就信息不对称的文玩艺术品交易中,消费者面对着诸多不确定性,尤其在互联网时代错综复杂的信息海洋中,如何去伪存真,避免成为“韭菜”,还需消费者自身擦亮双眼,理性消费。在通过网络拍卖购买文玩艺术品时,应尽量选择信誉良好的正规拍卖平台和商家,同时提高自身的鉴别能力,切莫抱着“500元买齐白石”的捡漏心理盲目进入市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